Home / 分類1 / 選舉日也是同志顏色的現形日

選舉日也是同志顏色的現形日

選前一天,請朋友把他的政黨票投給13號的綠色盟。但他被他拒絕了…他說投小黨沒有用!接下來他義正嚴詞的說:『來自黨的搶救聲,搶救尤美女,要集中選票!』我和他說我也支持尤美女,但尤美女一定穩上的!因為民進黨一定穩過半,也會全面執政。但他完全聽不進我的拉票。我最後和他說,『你有聽過那一個黨,即便在百分之百高票的把握下,會說自己穩上了?人心的貪念,得了百分八十,仍想得到百分百!』和他說再多的,全面的執政者需要有力的反對黨來監督。他也聽不下…但腦海裡浮現的是他平日的侃侃而談,再強的執政黨都需要有力的反對黨,做為防腐劑。我們同志族群要如何派出同志候選人來選民意代表…但是每每到了選舉,他自然而然的放下手中的彩虹旗,揮起他的綠旗….

我想他不是唯一這樣的人,有不少的同志,到了選舉就自然而然的回歸他們的藍綠隊伍報到去,把手中揮的彩虹旗扔到了地上…..這樣我們還能期待有同志候選人出線的一天?

在選前問一位沒有出櫃的媒體主持人,政黨票要投給哪一個政黨?他知道我支持綠社盟後,回以:『小政黨不會成功的!我的票只投給有用的民進黨。』

我:『你知道的,什麼大事都是從小開始,持續努力才會變成大的。你知道同志目前看似不錯處境的假象,讓社會慢慢接受同性戀;和同志遊行也是從不到一千人開始到目前的七八萬人….都是早先的同運前輩零星幾個勇敢的人開始的。我們現在才能那麼自由一點…』

他:『那是時間點到了,所導致的…..』

我:『你錯了!如果連從最初開始,就因為太小、人太少都不做,就不會有後面的成千上萬,抵達成功的終點!』我想我對他的勸投綠社盟於他是無動於衷…

選舉之夜,好友發訊給我表達難過之意,我回應了他:『是沒有過5%,但是有進步了!我想沒有一蹴可及的事,但真的很了不起了。我們在旁搖旗吶喊,但身在第一線的人,出錢出力花時間。更值得我們尊敬。我們的進步是踏著第一線上的同志候選人前進的。想想,更多的自慚,也更多對他們的尊敬。』表達了難過和不捨綠社盟沒過5%。我回應了以上的文字。

在選後的隔天,在網路上看到一些讓人痛心的文字流傳。說幾位同志候選人的出來選,導致國民黨多上幾席的鬼文字。而且是和自己有同樣血緣的同性戀者說出的,更讓我痛心、氣憤到無以復加。

這幾位同志候選人的出來參選,在沒有任何的資源支援下,只能靠零星的捐款、免費的志工和自己的體力,一票一票換來支持的選票。沒有人脈、沒有財團、沒有地方椿腳、沒有政黨勢力的奧援;連一部宣傳車都沒錢付、連媒體廣告費也付不出….甚至志工的便當錢,可能都要志工自己抱腰包的狀況下,他們都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拿下這等票數了!我驚訝到他們毅力,都還來不及讚美時。竟然有自己人還在旁酸人,還在莫名其妙的怪罪!就是要投給你支持的大政黨,才是對的?這麼愛酸,就去酸信望盟呀!去酸打擊同志的政治人物呀!

在我身邊真的一直看到有上述的人,有說心疼難過沒過5%和同志候選人沒上。有說小黨不會成功、有說今天同志的稍微順境是渾然天成的。我想除了難過沒過5%和同志候選人沒上的夥伴,是我夥伴之外,不會是我的同路人。只求他們有一天遇到困難走不去時,不要回過頭來哭爹哭娘的求熱線幫忙。但這例子還真屢見不鮮呀~

藍色和綠色的同志愚忠派,有永遠的偏執狂,期待他拾起彩虹,還真難呀!往往這群人,卻是最會在旁挑剔自己人…真的只剩一張嘴,我想我不期待他們了!捲起袖子,再奮力的昇起彩虹旗。

About 真情酷兒Vincent

我是樂天知命,絕不聽天由命的~真情酷兒vincent、也是殘酷兒. 請用力的看我~擁有傲人的同性戀+殘障雙重優勢!

Check Also

黃智堅回應護家盟針對高雄同志大遊行新聞稿

我是黃智堅,是一位已52歲的殘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