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分類1 / 黃智堅回應護家盟針對高雄同志大遊行新聞稿

黃智堅回應護家盟針對高雄同志大遊行新聞稿

我是黃智堅,是一位已52歲的殘障同志,也是護家盟新聞稿中「身障者適性生命教育協會」理事長莊青一口中的好友,在閱讀完新聞稿後非常感到非常的荒謬又憤怒的來寫些回應,表達我的不滿。

在516高雄同志遊行的這一天,很遺憾的我和伙伴們正因要籌備「台灣殘障希望工程協會」的會議而不克參加,我們協會裡有殘障也有直立人、有同志也有直同志(異性戀),但大家都是為了殘障者的人權與性權努力,希望透過協會能為台灣的障礙者做更多事。而在會議結束時看到護家盟的新聞稿,當下讓我們都感到啼笑皆非荒謬至極。

我出生會走路三個月後便得到小兒麻痺,人生前半段一直在學習如何與障礙身份共處,一直努力能成為主流社會眼中的"殘而不廢",導致我想要成為"正常人"的心態,在不斷努力的過程中我發現我殘障的事實根本沒法改變,也因此我花了二十九年的時間,才接受真實殘障的自己,也同一年我也發現我同志的生命,我沒有因此而害怕,我花不到一年的時間就接受自己的身份,因為同性戀一點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我自己不能接納自己,在那之前的二十九年生命中,我發現我自己是孤獨的,我並沒有因為殘障的生命得到更多的支持,反而是我在接納自己的同志身份後,真真實實獲得了來自同志好友們的很多愛,而我同志的生命也因為台灣同志運動(包括同志遊行)而活得更有自信,也讓我有力量在之後去陪伴更多殘障同志,甚至投入台灣的殘障倡議運動,這一路上還有許許多多的同志朋友也看到障礙者的處境,也跟著我一起投入想改變台灣社會對於殘障者的壓迫,包括這五年來都持續參與的台灣殘障抗爭遊行。

在殘障遊行中,我沒有看到任何一個護家盟裡的成員來與我們殘障者同行,但每年不論刮風下雨,同志及人權團體們都不缺席的陪我們抗爭、吶喊、爭取我們殘障者的權益。幾年下來,我也找到許多跟我志同道合的殘障朋友,一起合作了許多事,包括手天使、殘障者性權倡議等,我很感謝他們,讓我終於不再感到孤獨,也讓我不斷的想為殘障朋友作更多事。

相較於其他殘障同志,我是幸運的有了相交十六年的伴侶,更幸運的是我們雙方家人也都很支持我們,家人們也很希望我們可以合法結婚得到法律的保障,但卻有一群人從中作梗,讓我們離成家的路愈來愈遠。我今年已五十幾歲,我在人生這後半場還有機會擁有平等的婚姻權嗎?而這一切就是開口閉口說自己「正義、公理;家庭、倫理;道德、天理」的護家盟所阻撓,你們才是讓我這個殘障者不能有尊嚴及公平人生的撒旦!

莊青一你自認為是我的好朋友,因為我與你一樣都是殘障者,我以為作為殘障者的你更應有同理心去幫我爭取權益,然而你卻站在壓迫者的那一方,讓我不能享有你已擁有的幸福家庭。你知道這二年有多少殘障者跟我訴說他們在性上的苦悶及沒有出口、渴望身體的溫度與愉悅,其中佔多數都是異性戀殘障者,沒有任何人可以幫助他們,今你幸運的有妻有兒,但不是每位殘障者跟你一樣,而你為他們作了什麼?而你們「身障者適性生命教育協會」又曾幫助他們什麼?

最後,我黃智堅(Vincent)想說的是:莊青一,你不配作我的好朋友。(2015/05/16)
**************************
附錄:20150516針對高雄同志大遊行 護家盟新聞稿

針對高雄同志遊行訴求企圖擴大族群,台灣守護家庭聯盟(護家盟)指出,這是同志團體錯亂失焦與邏輯不倫不類的荒謬暴走,同志純粹是性行為上的變態分類,主要是男女同性戀者,如今卻妄想牽拖擴大族群,令非同志族群不能認同,就算同志走投無路,也請不要強人所難,妄加拉攏不相干的無辜者。

護家盟指出,同運希望拉攏身體上「感覺遭受壓迫、覺得自卑、沮喪」的族群,這個邏輯非常荒謬。

同志純粹是性行為與性對象的變態上分類,與體態、體格毫無關係,沒理由拿體格作為這次遊行訴求?請不要污辱任何一種獨立人格的完整權,同時也不要拿身體的認定與同志攀上關係。

同運團體指出,同志注重健碩、陽剛等氣質,這是同運自己分別並定義同志的身體屬性,任何長相、體格都是主觀意識,都有價值,不應主觀地替同志身體歸類,任何身體都是父母賦予的完美天生自然產物,不要曲解自然的完善性。

一般人不論體態或長相如何,並不會認為「權益受損、承受污名。甚至…感覺不驕傲、不自在」。即使有人對自己體態缺乏自信,但也不一定想當同志,或想和同志拉上關係。同運先入為主對中性的身體做扭曲性的定義,實質上污辱且污名化身體的自然樣態。

主辦單位說,讓身體展現操之在己,身體自主,延展友善,要操爆父權結構。身體展現原本就是個人的決定,無須強調,是同志自己在貼自己的標籤,例如用健碩、陽剛來定義男同志身體,即使是同志也未必覺得身體未獲得自主性,這在根本上也與父權結構毫無關聯,邏輯荒謬。

身體上「感覺遭受壓迫、覺得自卑、沮喪」是同志自起分別意識,自心比較,產生低下卑微,卻又妄加推測,沒有自信者皆我族類,企圖拉攏這些份子。

至於邀約身障者的理由更荒唐,許多身障者都能結婚成家,不應讓民眾認為身障者就一定是情慾資源缺乏,主辦單位宣導嚴重錯誤。甚至變質突顯「手天使」提供性服務(打手槍)給身障者的說法,這是手不能動卻有性器官與情慾的重度身障者才有的需要,並非所有身障者都需要。但文宣還特別指明是針對「身障同志」,可說邀請身障者參與遊行的誘餌搞錯了,也同時是對身障者及身障同志予以污名化。

「身障者適性生命教育協會」理事長莊青一對於將身障者納入同志遊行不能認同,他說,身障者獲得社會認同與地位本來就已不易,一出錯則更容易淪為弱勢,一旦身障者沾上同志議題,會被社會貼標籤或聯想,則身份更低下。他說,淪入同志者是社會上的少數,身障者變為同志則更稀有,如果有身障者成為同志,或代表發聲,那是個人行為。他擁有正常家庭,有妻有兒,他寄望孩子有美好未來,維持正常性行為和性關係,他尊重並疼惜身障同志,例如電台主持人Vincent就是他的好友,但他仍難以參加同志活動。他是小兒麻痺,他說,如果又感染愛滋病,身障者的處境將非常悲慘。希望同運不要強力邀請身障者參加同志活動,一點都不要動這個念頭,以避免社會產生不當聯想。

有同志朋友說,主辦單位將跨性別者及陰陽人納入遊行的參加對象,實際上近年跨性別者及陰陽人逐漸與同志脫離,因為他們不認為他們在性行為上有問題,毋需和性行為有問題的同志走在一起。

至於同志遊行的尺度,護家盟去年提出呼籲,希望政府單位予以分級或封街區隔,同志遊行歷年來都在街頭公開的演出或鼓吹包含猥褻、變態或妨害風化的文字、圖片等,警方應該予以蒐證,如果涉嫌違法,包括《刑法》第235條,「散布、播送或販賣猥褻之文字、圖畫、聲音、影像或其他物品,或公然陳列,或以他法供人觀覽、聽聞者……」。以及《兒少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四十三條,對於兒童及少年散播有害其身心健康之…色情、猥褻…等內容或物品,或是《社會秩序維護法》等多條項目,都應該在蒐證後予以移送法辦,以維護社會倫理、安寧與秩序。

聲明註記:由於未能完整建立媒體記者名單,未能針對符合本文之記者,因此本次新聞稿發至新聞部、採訪中心等聯絡電話,恭請查收,並偏勞費心轉發給相關之責任記者後續處理。

鑒於本聯盟致力於維護「正義、公理;家庭、倫理;道德、天理」,過往針對性別平等、同性戀運動、同志結婚與收養、變性登記、皮繩愉虐…等非常態性傾向及變態性行為,以及兒少保護、校園事件、立法爭議…等議題,常舉辦記者會、論壇、講座、公聽會等,或發動集會活動(如2013年11月30日凱道“捍衛民法972 一同護家救妻兒”30萬人大遊行),跨及社會、教育、司法、政治…,並發佈新聞稿。限於聯盟秘書處對記者名單之獲取有限,新聞稿發送對象可能並非責任記者,恭請見諒,可以將責任記者名單回傳給新聞聯絡人,並恭請轉發給責任記者後續處理,費心之處至為感荷。

來源:台灣守護家庭聯盟

About 真情酷兒Vincent

我是樂天知命,絕不聽天由命的~真情酷兒vincent、也是殘酷兒. 請用力的看我~擁有傲人的同性戀+殘障雙重優勢!

Check Also

黃智堅──兩個身份,一個祝福

黃智堅住在台灣,訪問他,是因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