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分類1 / 頭一遭!!《慾賤男風》操1在0(聽障版)

頭一遭!!《慾賤男風》操1在0(聽障版)

因為在【殘酷兒】line群組哈啦閒聊,有天有人說,應該也要讓聽障同志可以『聽到』我主持的《真情酷兒1.0》!這個提議不是沒有想過,而是把有 聲的廣播節目,做成手語同步的播出?化成文字的方式呈現?都不難!難的是有沒有有心人,願意這麼做!我以前有過這想法,但沒有人幫忙(口頭上的鼓勵絡繹不 絕,行動上則是一個人都沒有!)。現在再有人提出時,說真的我認為不可能實現!但是大家的期盼也被我撥冷水,拗不過各種障別朋友的推波助瀾,我才勉為其難 的隨口應允。但心中真的一點期望都沒有…聽時順便打下文字!開口說真的很簡單,才八個字。但你要邊聽還邊打出文字來,真~真的~真的不簡單~在 4/27推出本週的節目時,我就附錄了這一則文字

『徵求【大家做聽障同志的耳朵】:(就從這集開始吧~)當你在聽節目時,可以順便把聽到的 打成文字,寄給vincent.我再貼在節目中,供聽障同志『收聽』。你可以只聽打其中一段,你再告訴我,你聽的是第幾分到第幾分鐘,我再在這告訴有想幫 助的朋友,避免重覆這資源,每個人接力完成。』

在貼出節目不到半天,我就接到Edwin Yin訊息,告知他先聽打一小段了!?我真的傻了眼,真的有這麼一個人願意犧牲自己的時間,做這件傻事-聽打出六分鐘的廣播對話,一則感動,一則不好意思 想必浪費了他好多時間。但我並沒有看到其他人的跟進,反而是Edwin Yin他一段又一段的幫把節目給聽打出來。我敬佩Edwin Yin的耐心和毅力,更感動於他想幫殘障同志做一點事的心~請看到這篇【真情酷兒1.0】廣播文字化的聽障朋友和他說聲謝謝外,也請其他朋友不吝為他鼓 掌!謝謝~Edwin Yin做了vincent也做不來的事~請聽障朋友來『聽聽』Edwin Yin花了比一個小時節目多不知多少倍的時間,為你打出的節目~******************************

 

(一開始是真情酷兒的節目片頭)

Vincent:親愛的朋友們,大家好,您現在收聽的節目是真情酷兒1.0,真情酷兒1.0是由Hello酷兒網所製播的節目,Vincent在空中為大家服務主持。我們Hello酷兒網的網址是helloqueer.com。 OK!大家好,又到了今天的節目。今天的節目非常精彩哦!我們進行的單元叫「慾賤男風」,喜歡聽這麼單元的朋友一定知道了,每次節目的出現當然 Vincent就不會出現在裡面了,而是由Vincent的弟弟叫做男風,一起來跟獨孤求幹啦,還有慾賤一起來主持「慾賤男風」,而今天的「慾賤男風」 呢!來了一個超強、超厲害的主持人,至於怎麼樣的厲害法呢?那我就先不多說,賣個關子,讓大家好好來聽看看今天的「慾賤男風」。而今天「慾賤男風」的主題 就叫做操1在0。

 

(播出「慾賤男風」的片頭音樂-裡頭有很色的武俠打鬥做愛聲喲~在諸大俠的喘息聲中主持人要開始色色了~)

 

慾賤:我是慾賤。

 

男風:我是男風。

 

獨孤求幹:我是獨孤求”幹”。

 

男風:哇!慾賤出現了耶!

 

慾賤:對啊,我回來了!

 

男風:你….你給我交待清楚。已經快三次沒有出現了,對不對?

 

慾賤:哪有這麼久。

 

男風:真的嘛?

 

獨孤求幹:差不多哦!

 

慾賤:兩集而已。

 

男風:我知道你從來也不久啊。

 

慾賤:我很久哦。

 

男風/慾賤/獨孤求幹:(大笑)

 

男風:你哪裡久了!

 

獨孤求幹:從王小鬼上次來之後,就是將近兩到三集的時間沒有聽到慾賤的聲音了。

 

慾賤:我映像中只有二集啦!

 

男風:真的哦!我以為你被王小鬼幹掉了。

 

慾賤:沒有王小鬼。

 

男風:你知道我們王小鬼很厲害吧?

 

慾賤:有照片嘛?

 

男風:有!我有看到他脫光光的照片,我也不給你看。

 

慾賤:哦!真的嘛?呆會兒給我。

 

男風:講到慾賤,你最近在忙什麼啊?

 

慾賤:沒什麼好忙,也沒有男人好玩。

 

男風:真的嘛?

 

獨孤求幹:真的嘛!你那麼帥。

 

男風:你不是一個停不下來的1號哥嘛!最猛的1號嘛!

 

慾賤:我是持久耶

 

男風/慾賤/獨孤求幹:(大笑)

 

獨孤求幹:我要驗貨一下。

 

男風:你最近那個APP交友軟體不是一直有很多的小弟弟在噹你。

 

慾賤:說到這個,很久沒玩了。

 

男風:真的嘛!才怪咧!

 

慾賤:糟糕了,要檢討。

 

獨孤求幹:聽說下面沒有用的話,會萎縮哦!要注意哦!

 

慾賤:是哦,有時候,晨勃的時候,就會特別想要打開來看看。

 

男風:那個晨勃沒什麼了不起吧。

 

慾賤:會比平常硬一點好不好!

 

慾賤:我記得你說過晨勃會特別…那個…

 

慾賤/男風:(大笑)

 

男風:你不要再提我哥哥的事了,我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慾賤:但我就喜歡聊他。

 

男風/慾賤/獨孤求幹:(大笑)

 

獨孤求幹:很賤耶!

 

男風:欸!獨孤求幹。

 

獨孤求幹:嘿!

 

男風:我們一直認為說,我們的慾賤哦,他一直很自豪他的1號哥的身份,對不對?

 

獨孤求幹:對他似乎有點臭屁。

 

男風:臭屁過了頭。

 

獨孤求幹:但他有本錢。

 

男風:你又知道他有本錢了?

 

獨孤求幹:我看他的照片感覺就…。

 

男風:你們有過一腳嘛(笑)?

 

獨孤求幹:希望如果我去@#*(聽不懂)的話,可以來一砲。

 

男風:(笑)

 

男風:慾賤有人向你挑戰哦!

 

慾賤:沒關係,等我到台灣再說。

 

男風/慾賤:(大笑)

 

獨孤求幹:我們要設定目標,比如說兩天一夜,從禮拜五晚上開始。

 

慾賤:這不是一個約砲節目。

 

男風:我決定退出了,讓你們兩個繼續去約好了!

 

男風:我覺得我們的慾賤哦,他的一號的風頭越來越強了,我覺得我看的很不過去。我是覺得一號有什麼了不起的。

 

慾賤:你也是一號啊!

 

男風:(噗嗤一笑)

 

慾賤:你好意思說。

 

男風:但我是謙卑的一號。我是沒有攻擊力的1號,不像是你這樣。傷人無數。

 

慾賤:哪有傷人!是爽人!

 

男風:哦!OK!

 

男風:但是我最近發現,在我的朋友群裡面,有一個人可以制的了我們的慾賤。

 

慾賤:是嘛!來看看!

 

男風:是的!

 

慾賤:叫什麼名?

 

男風:叫什麼名之前,我會先請問一下我們的獨孤求幹,我們邀請的重量級的另外一個主持人,私底下有聽你講過他。

 

獨孤求幹:他真的很厲害,他的性邀約的對象讓我很羨慕。

 

男風:你是說邀約很多人的意思。

 

獨孤求幹:他的某一個經驗讓我甘敗下風。某個邀約的職業讓我很羨慕。

 

男風:哦!真的哦!很好奇哦!好!我就歡迎我們今天的另外一位主持人,我覺得等他出現等了好久,非常謝謝他願意來節目當中。我們來歡迎我們的善美。

 

善美:Hello!大家好。

 

男風:這個聲意怎麼跟我們的獨孤求幹很像。善美你好。

 

善美:你好。

 

男風:善美!我們今天邀請你上節目來,就是要懲罰我們的慾賤的。

 

善美:懲罰他什麼。

 

男風:因為他非常自豪於他那個一號的陽具,而且一直講他非常的持久

 

慾賤:我並沒有這麼誇張!好不好!

 

男風:你這時變這麼謙虛哦,跟以往不一樣。

 

慾賤:本來就很謙虛啊。我是以退為進。

 

男風/獨孤求幹:以退為”進”

 

慾賤:退了再進。

 

慾賤/男風/獨孤求幹:(大笑)

 

男 風:好吧!這就呼應了我們「慾賤男風」要進行的主題,就叫做操1再0。我們都聽過很多「操之在我」對不對?我是覺得我們可以把1號好好的來控制,然後這個 決定權就完全看看0號怎麼發揮去控制,0號控制1號的這種感覺。講到這部份,當然要請我們的善美跟我們做一些分享。獨孤求幹曾經聽過我們善美的風光之後, 他都為之傾倒。然後我們請善美聊聊這段好不好?很多人其實都覺得非常津津樂道的。

 

善美:我想他可能是在說,我在當時大腸花論壇提到我有一個砲友是警察,那我覺得那個警察砲友還蠻好玩的,因為我們剛認識的時候,其實一開始他並沒有讓我知道他是一個警察。

 

男風:哦!

 

獨孤求幹:哇!

 

善 美:那!直到我把他帶到房間裡面,他看到我房間裡面有一些擺設是一些社運的旗子,他看到之後他就開始下意識的開始碎碎念,那些走上街頭的學生真的就是很討 厭啊、沒事做啊,所以才會走上街頭,都不知道爸爸媽媽多辛苦養他們之類的話。那時我聽起來就是有點不太開心,那我想說就是沒辦法聊的開心,那我們就是快點 來打砲吧。

 

男風:直接做的比較快樂。

 

善美:對!因為把該塞的東西塞一塞,嘴吧就不用講話了。

 

男風:(笑)

 

善美:那個時候我們在打砲的時候,就是我發現他很喜歡他躺這我坐上去的姿式。

 

慾賤:我也蠻喜歡的。

 

獨孤求幹:哇!這個畫面很讚。

 

善 美:然後他很喜歡我坐在上面搖的感覺。我覺得當他在幹我的時候,如果我有夾緊的話,我就會看到他的反應會變的很好玩,他就會開始就是;你知道當身為一個1 號,他不可以這麼明白的去表現他可能示弱的那一面,所以我那時看到的就是他開始皺眉頭,那我想說,耶!皺眉頭是怎麼一回事,所以我就開始夾的更用力一點, 然後就開始發現他的表情就開始失守了,他從皺眉頭變成他開始跟我說不要再夾了我有一點點受不了,但他又覺得這很舒服讓他很想要,就是他處在一個抗拒不了但 是又沒辦法擺脫這個感覺的一個狀態,那個時候我就覺得那個時候很好玩,因為剛開始他來我房間的時候是一付很厲害,是警察這樣子的一個身份,看到走上街頭的 學生,會覺得他們好像是一群沒有用的小孩,但等到來到床上之後,我坐在他們身上,就是我開始用我的身體來教訓他們,我覺得那個感覺是很好玩的,因為你就會 看到當當那個很威風的警察現在在你底下開始跟你求饒,拜託你給他,但是你又不小心夾太緊,夾郅他有點受不了,那我覺得那個經驗就是會有一種征服的感覺。也 是從他開始就是我發現,有一些一號其實他們還蠻enjoy(享受)這個體位上面,就是他們躺這,然後0號坐上去,那我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發現,在做愛的時 候0號可以站在一個可以比較主導的地位,可以去控制那個場面,當他很想要的時候,就是你可以用屁眼跟他對話。

 

男風:要愛給不給的感覺嘛。

 

善美:對,你可以微微的夾緊,告訴他說你想要嘛,我可以再夾緊一點。

 

獨孤求幹:(笑)

 

善美:那我覺得,那個互動的感覺就會變成,就是過去我們可能認為1號伴演主導權的那個狀況,變成是0號變主導權。

 

男風:對,沒錯。

 

善美:因為偏偏這個姿式可能是他最喜歡,最想要的,但是這個姿式他又必需要聽0號的話。

 

男風:完全臣服於0號腳下的那種感覺。

 

善美:是屁眼下。

 

男風:對哦!(笑)他臣服在你的屁眼下。剛才我們的善美說,你用你的屁眼跟他對話,可不可以形容再更仔細一點呢?

 

善 美:就是當你的屁眼開始微微的收縮之後,其實他的屌是可以感受到的你的身體是在怎麼變化的,然後就是那種微微的收縮其實是會讓他覺得更心癢難耐,是有點像 在勾引他的感覺,然後當那個收縮的程度開始慢慢越來越大的時候,他開始越來越感受到那個夾緊的感覺,他就會陷在裡面不可自拔,那個過程是很好玩的。

 

男風:可是我在想說那1號其實雖然被你的屁眼夾在下面,可是他可以透過他的屁股往上頂的方式,那對於1號這樣魯莽的行動,按耐不住的行動,你都怎麼控制他?

 

善美:雖然他們可以控制他們的腰,但不要忘了當時他們是躺在床上的,所以你其實是可以壓制住他們的。

 

慾賤:空間有限。

 

善美:他們可以擺動的姿式其實沒有很多,其實通常在那個時候我會刻意的壓在他身上,然後可能在他耳邊吹氣,告訴他就是你要乖一點我才能給你啊,你在你這樣亂動,我要怎麼讓你舒服呢?

 

男風:獨孤求幹聽完之後的感覺呢?

 

獨孤求幹:我覺得他很厲害,他剛才已經敘述了就是他真實在控制,操1在0的那個完美的境界,那很強耶,我可以稱你為0號的女王嘛?超強大的耶!

 

男風:我們的獨孤求幹也不惶多讓,不是嘛?

 

獨 孤求幹:我真的覺得做愛是需要技巧跟練習的,我就分享我一個經驗,我有一次我跟一個陳師來約,他自己說他是從轉戰圈內的,然後他是跟我說,希望我用我自己 的身體去收縮,他可以用陰莖去感受到我們身體收縮的那個狀態,那我在想說什麼叫身體收縮,我就用我的肛門夾他,他說不對,這個不是收縮,我才知道原來做愛 是有很多層次的,所以且門收縮去夾1號的屌,跟身體收縮去夾1號是不一樣的事情。

 

男風:哇!!樣聽起來好神奇哦。

 

獨孤求幹:其實當下我在做的時候,我很難理由那個1號叫我身體收縮是什麼意思,所以能夠做到控制你的括約肌,然後把他服侍的很舒服真的是很難的一件事情。

 

善 美:我覺得0號在做愛的時候其實並不是只是乖乖被幹而已,整個身體他都能夠在做愛的過程裡面去跟1號互動,這些互動也可以從被動化為主動的那個感覺,那我 覺得剛剛獨孤求幹說的那個感覺,我覺得有點像是身體下意識的去回應1號的那個插入,因為夾緊這件事情,是我們主動控制這件事情,所以有的時候夾緊這件事, 你的力道是不好控制的,1號可能會被夾的不舒服。

 

獨孤求幹:對對對,他們有說過,我們太用力,他們屌會受傷,我很難理解。

 

男風:這麼誇張哦!

 

獨孤求幹:很奇妙,我很難理解。

 

善美:根據我閱屌無數的經驗來看,我覺得每一個人的狀態其實都不太一樣。就是有的人會很喜歡你夾的很緊,我有一個菲律賓的砲友,他很喜歡我夾緊他,而且他就是最喜歡夾到他要求饒的那種感覺,其實我也很享受那個過程。

 

獨孤求幹:你們用英語還是中文溝通。

 

善美:我們用英文。

 

獨孤求幹:我跟你們講,有很多外勞身材很不錯,假日會約去打籃球的耶,好棒哦!

 

男風:怪不得你最近常常跑去打籃球。

 

男風/獨孤求幹:(大笑)

 

獨孤求幹:等下可以聊一下你那個菲律賓砲友的經驗。

 

善美:哦!我的東南亞的經驗非常的多。

 

獨孤求幹:你們都在哪裡認識的啊?

 

善美:一開始是在手機,後來就是一個接這一個就是,呷好道相報這樣,就是有好料的就跟他朋友講,這個人還不錯,可以約,慢慢的就是東南亞好幾個國家我都有插旗子,

 

男風:哦!真的嘛!

 

獨孤求幹:哇!

 

男風:你剩下哪幾個國家沒有插旗子?

 

獨孤求幹:馬來西亞!馬來西亞!

 

善美:有菲律賓、越南、印度、泥泊爾。

 

男風:這是插旗的嘛?

 

善美:對啊,還有阿拉伯跟俄羅斯,俄羅斯不在東南亞,俄羅斯在北亞。

 

獨孤求幹:好讚哦!

 

男風:剩下馬來西亞哦!

 

善美:馬來西亞也有!

 

男風:哦!真的哦!

 

善美:對,馬來西亞寮國。

 

男風:寮國也有?

 

善美:這個比較不容易,但我預到的其實都是交換生,他們都是來台灣唸書的,所以就學生的狀況來講,是有可能預到寮國的朋友。

 

獨孤求幹:那個我問一下,好奇哦,寮國的朋友是不是身高跟體態都偏瘦?

 

善美:哦!對!

 

男風:沒錯!

 

獨孤求幹:瘦1,瘦的1號。

 

善美:他們就是比較;他們身體的Size是小一號的。但他們的老二不一定有小一號。

 

獨孤求幹:有體味嘛?

 

善美:恩!因為他們要蓋過那個體位,所以才會噴那個香水。

 

獨孤求幹:那你在插入,或品嘗他屌的時候會被香水嗆到嘛?

 

善美:不會,我可以順便告訴你,印度人的洨是沒有咖哩味的。

 

(全場大笑)

 

男風:會因為他不同的國家、種族不同的人,他的洨味會有很大的差異嘛?

 

善美:我覺得天底下的洨味道都差不多。

 

男風:都是很腥的那個味道,對不對?居多。

 

善美:如果是腥味的話,看他的飲食習慣,如果他吃比較多海鮮類的東西,那味道真的會比較重一點,但如果他吃的東西比較水果類或清淡類,那他的味道就比較不會那麼重。

 

男風:那我發現其實很年輕小弟弟的洨,其實都有小小的一點甜味耶,不知道為什麼。

 

獨孤求幹:你是吃過嘛?

 

男風:我沒有吃過,我怎麼說的出來那個味道呢?

 

善美:鮮鮮欲滴。

 

男風:對!沒錯!

 

男風:我發現今天我們的慾賤好像遇到敵手了,都不敢講話。

 

慾賤:沒有啊!

 

男風:慾賤,你是怕我們公幹你嘛?公幹好奇怪的字眼!

 

慾賤:我覺得他剛剛說的夾的部份啊!

 

男風:你不屑對不對?

 

慾賤:不是!我覺得你夾這再抽動啊,那個感覺會不一樣。會蠻舒服,但如果只是單純的夾會不舒服。

 

善美:對!因為我男友會跟我說,會抽動的那個夾是會讓他的屌感覺是包覆感更明顯,他們會很喜歡那個被包覆的感覺。

 

獨孤求幹:會不會脫皮啊?

 

慾賤/善美:不會!

 

男風:其實有潤滑的話,其實就還好吧。

 

善美:對啊!有潤滑。

 

獨孤求幹:那如果是這樣,做的時候要帶保險套嘛?

 

善美:會啊!會啊!會戴啊!

 

獨孤求幹:所以你跟那些外籍的學生做,也是有戴套的?

 

善美:都會戴,他們也會要戴。

 

男風:對啊!是他們戴,不是善美戴。

 

善美:對!

 

男風/善美:(大笑)

 

獨孤求幹:所以是在有男朋友的狀態下,開放式關係了?

 

善美:認識這麼多外籍學生的時候,那個時候其實並沒有男朋友。

 

男風:哇!酷!

 

善美:我有發現到我身體有一些地方是吸引他們的,所以他們就會一直來找我。

 

男風:哦!是哦!

 

獨孤求幹:會一直來一直來哦?

 

慾賤:什麼部份?

 

男風:是哪個部份?好好奇哦!

 

善美:因為我有粉紅色的孔頭!

 

男風:哇!那個真的是很漂亮。

 

獨孤求幹:他們偏好這一味兒?

 

善美:因為對於他們來說,亞洲人的、黃種人的乳頭都是深褐色的。

 

獨孤求幹:日本也是偏深色嘛?

 

善美:嗯?我想一下?

 

男風:(笑)

 

善美:我日本人只有遇過五個耶!

 

獨孤求幹:只有?

 

獨孤求幹:有遇過韓國人嘛?

 

善美:還沒有!我去日本玩的時候有碰到尼泊爾人。

 

男風:尼泊爾人哦!

 

獨孤求幹:哇!體格很好的感覺耶!

 

善美:就是體毛非常的多!然後也很喜歡吃咖哩!他的房間都是咖哩的味道。

 

男風:Oh My God!

 

獨孤求幹:那尼泊爾人是用手機APP跟你連絡上的吧?

 

善美:是啊!

 

男風:所以都完全是用英文的方式了?

 

善美:對,都是用英文。

 

慾賤:對!要趕快學好英文。

 

男風:對!如果學不好英文,吃不到西餐了!

 

獨孤求幹:所以,真正的國際性語言還是英文!

 

慾賤:要異國料理,就要學英文。

 

男 風:其實很多的1號都會認為自己遇到了0號之後,他就可以操控他,然後一直認為說1號的發號施令之後0號只能乖乖的接受,但是我發現,真的!當你在去看去 想這整個過程的部份的時候,我覺得很多的0號其實可以操之在我的,而不必完全聽命於1號的那種感覺哦,我們這集的節目就完全來顛覆我們的1號。這1號的對 象我們就設定為我們的慾賤,我們才不會得罪我們很多在聽節目的所有1號哥們。

 

男風/獨孤求幹:(大笑)

 

(中場音樂)

 

(第一段廣告)

Vincent:【滿月酒】的主角是金馬獎影后歸亞蕾,再次飾演同志的母親,二十年前的【喜宴】是關於同志出櫃的故事,但現在時代不同了,【滿月酒】是關於母親出櫃的故事,以及關於她如何去接受同志的新家庭。

 

(【滿月酒】預告)

 

Vincent:歸亞蕾繼【喜宴】之後,再度打造話題新作品,歡笑、感動、一段重新開始的旅程,【滿月酒】五月八號,不一樣又怎麼樣母親節上映。

 

(第二段廣告)

至 潔:大家好,我是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的秘書長我是至潔,今天很想來跟大家推薦一部好電影,叫做【滿月酒】,那想信大家對歸亞蕾一定不陌生,那由其是如果看過 【喜宴】的朋友,一對會對歸亞蕾詮釋同志的母親這個角色非常的深刻,那【滿月酒】呢,是讓歸亞蕾再次詮釋同志的母親,那這樣子有什麼特別呢?我想最特別之 處就是二十年後的現在,其實我們都知道全世界有十八個國家同性婚姻已經合法了,而且有不少國家已經開放有代理孕母這樣子的科技給同志的伴侶使用,也就是 說,男同志其實已經可以用代孕的科技來養育小孩了,這個聽起來很美好,但是聽在華人母親的耳裡美不美好呢?如果我們從她們的角度來看,恐怕會覺得說可是 啊,做為一個母親真的很想要參與女兒以及媳婦這個懷孕的過程,好!那這下如果是用代理孕母,那同志的母親要怎麼樣參與這育兒的過程呢?這就有趣了,所以我 想【滿月酒】把這一個複雜的互動跟複雜的科技,其實都把它詮釋的非常的幽默、非常的恢諧,非常適合帶這您的家人和您的異性戀好友一同觀賞,所以五月八號, 大家一定不要忘記了【滿月酒】。

 

(第三段廣告)

你是不是常在公司或是學校被取笑是男人婆或是娘娘腔呢?

還是你老是害怕自己會染上愛滋病?

也許心理有個聲音,想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樣的人。

或是你發現你的孩子是同性戀!

歡迎同志及同志的父母親來跟我們聊一聊。

同志諮尋熱線(02)2392-1969

 

(第四段廣告)

A:親愛的!你在看什麼?

B:我在看【集合出版社】出版的女同志小說啊。

A:【集合出版社】?我怎麼沒聽過!

B:不會吧!你是文藝女同志竟然連【集合出版社】都沒聽過?快去他們的網站上看看吧。

A:好!快告訴我。

B:他們的網址是www.2her.com.tw

A:蛤~我記不起來。

B:哼~小笨瓜~沒關係,你在各大引擎搜尋【集合出版社】五個字都可以找的到哦。

A:耶!那我馬上去。

A/B:集合的祝福希望大家都幸福。

 

(中場音樂)

慾賤:沒有!我不敢查。

 

男風:你少來了,要把你的野性放出來啊。

 

獨孤求幹:我發現慾賤對講話文縐縐的人會有尊敬的心態,然後就不敢說話,我錄了這麼多集來的感想。

 

慾賤:確定嘛?

 

男風:他故意裝的,保持形象。

 

慾賤:我是清純派的1號。

 

男風:又來了。

 

獨孤求幹:是淫蕩吧。

 

善美:比較悶燒型的1號。

 

男風:對!他的確很悶燒。

 

善美:夾緊就洩底了。

 

男風:對!夾緊就洩底了。好!這句話好!

 

慾賤:床上不會悶燒。

 

男風:哦!是哦!等下你要幻想你在床上的樣子。

 

獨孤求幹:慾賤,你在床上是粗爆的還是溫柔的?

 

慾賤:恩~野性的。

 

獨孤求幹:什麼叫野性的?

 

男風:什麼叫野性的?

 

獨孤求幹:太難理解。

 

男風:把對方幹到快窒息嘛?

 

慾賤:我覺得,我蠻喜歡那種征服我的感覺。

 

男風:哦!真的哦!

 

獨孤求幹:那你會邊幹,邊握這他的雙手,把他壓住的感覺嘛?

 

慾賤:我會抓他。

 

獨孤求幹:什麼叫抓他的意思。壓制住他的手讓他不能動嘛?然後再用嘴巴挑釁他。

 

慾賤:就是從背部看對方,特別有性慾。

 

獨孤求幹:就狗爬式這樣子嘛?

 

慾賤:對!然後看這他的背。

 

獨孤求幹:然後握這他的腰這樣子?

 

慾賤:是抓這他的頸。

 

獨孤求幹:抓這他的什麼?

 

男風:頸部啦!

 

慾賤:後腦杓的部份。

 

獨孤求幹:這很像SM耶。

 

慾賤:也沒有到很用力啦,沒有到他會不舒服。

 

獨孤求幹:這樣子你應該會有很多回流顧客才對啊。

 

慾賤:有點接近強暴的@#*(聽不清楚)。

 

慾賤/男風/獨孤求幹:(大笑)

 

獨孤求幹:那一定會有一些弟弟常常回來說。

 

慾賤:我有遇過啊,類似的。會比剛剛那個更淫蕩的,比剛才那個真善美更誇張。

 

獨孤求幹:淫蕩?是那種所為比較C的那種嘛?

 

慾賤:一點點。

 

(中場音樂)

 

(正式回到節目)

 

獨孤求幹:您現在收聽的是Hello酷兒廣播網,今天我們的單元是「慾賤男風」,我是獨孤求幹。

 

善美:我是善美。

 

慾賤:我是慾賤。

 

男風:我是男風。其實我們剛才在廣告的過程當中,大家全完不知道,男風完全設局哦,然後就把我們慾賤的床上的事情全部都公開了。

 

慾賤:抖出來了,還有很多咧。你可以特地開一集節目,我來聊我的經驗。

 

男風:你現在就可以聊啊。

 

獨孤求幹:你現在就可以聊啊!感覺很精彩!

 

慾賤:今天的主角是善美。

 

男風:我請我們的善美好好的制你這個1號哥。

 

善美:看你要用哪一種治療方式,狗爬式還是傳教式。

 

慾賤:我對他剛剛聊的那部份經驗非常有性趣。

 

男風:真的哦!剛才廣告的時候其實我們慾賤聊到他喜歡的是狗爬式,而且他喜歡在弟弟的背後,對不對?你感覺好像背後靈哦!

 

慾賤/男風:(大笑)

 

慾賤:哪有。

 

獨孤求幹:那你希望對方趴這屁股也要前後搖擺嘛?

 

慾賤:對!對!對!對!對!

 

善美:說的我都好癢哦!

 

慾賤:要有一點動做啊,感覺就不錯,不然也很累。

 

獨孤求幹:那你希望對方叫嘛?

 

慾賤:講到聲音的部份哦,也是很有感覺,不可以太大,不可以是那種慘叫。

 

獨孤求幹:那你會在意對方叫的假不假這件事嘛?

 

慾賤:不會!

 

獨孤求幹:還是只要叫你就會很有感覺。

 

慾賤:可是如果他是假的我會看的出來。

 

男風:那你看的出他很假的叫聲,你怎麼教訓他?

 

慾賤:我會問他「你是不是不舒服」。因為我遇過有假的,因為那個時候我用的潤滑劑是會發熱的那種。

 

獨孤求幹:(笑回)有事嘛?用發熱的。

 

慾賤/獨孤求幹:(大笑)

 

慾賤:因為當下已經沒有了,只好用發熱的,發熱的也是會有特別的感受啊。結果他有一點不舒服。

 

獨孤求幹:果然符合你有點變態變態的性格。

 

慾賤:(笑回)我是有點變態。

 

獨孤求幹:聽第一集就知道你有多變態了。善美可能還不知道,慾賤他曾經拿生豬肉打過手槍。

 

善美:蛤??

 

獨孤求幹:然後生豬肉還拿來炒菜拿來吃。

 

慾賤/獨孤求幹:(大笑)

 

善美:你是說他把生豬肉拿來當做自慰套嘛?

 

獨孤求幹:對!然後他說要先用溫水燙過,那個溫度的觸感就會很像人肉。

 

慾賤:對!那個是有講究的,不隨便這樣。

 

獨孤求幹:我們慾賤真的是很誇張,應該是華人世界第一。

 

(全場大笑)

 

善美:他還蠻物盡其用的啊,就是用完之後還拿來吃。

 

獨孤求幹:我在想他是不是跟動物做過。

 

慾賤:對齁!你剛才講的我算是有經驗。

 

男風:哈哈!這算人獸交。

 

獨孤求幹:你有經驗?你有人獸交的經驗哦?

 

慾賤:沒有。

 

男風:善美,對於碰到像我們慾賤這種1號哥,這麼強勢的部份,我相信你的經驗都會遇這種人,你都怎麼給他甜頭吃呢?

 

善美:如果像是遇到這種1號的話,在那個場面如果你要能夠,還能夠拿回一點主導權的話,我覺得要不斷的對他欲拒還迎。

 

男風:真的啊!怎麼做欲拒還迎法?

 

善美:就是,在情緒的控制上啊,當他期待你表現出很爽或這是被挑逗那種心癢難耐的那種感覺的時候,你可以在這個過程裡面,給他一點回應,但是又不要….

 

男風:不要全部給他。

 

善 美:對!不要全部給他,你可以慢慢的,慢慢的去告訴他這個節奏不是由你來控制的,應該是我們兩個人一起來控制這個節奏,就算你覺得現在應該要怎麼樣,就算 你覺得現在應該猛幹,但我覺得現在還不是時候啊,如果你要兩個人都開心的話,你就是要乖乖聽我的,因為你的屌在我的屁眼裡啊。

 

善美/男風:(大笑)

 

善美:做愛是兩個人的事情啊,不是說你要猛幹,另外一個人就要乖乖的給你幹啊!如果他今天狀態還沒開起的話,那怎麼猛幹都是白搭啊!

 

男風:可是如果他是很猴急的人,那怎麼辦?

 

善美:那這個時候你就要懂的怎麼去先消消他的慾火,然後之後再把他點開來,文火要慢慢的燉。慾望才會旺盛。

 

獨孤求幹:像你這麼厲害,他會不會很快就射了?

 

善 美:哦~那就要看你身體的狀況了!如果遇到那一種是1號是比較敏感的,你可以在挑逗他的時候,你可以不是只有用屁眼跟他互動啊!你的手或這是你的聲音或這 是你的眼神,其實都能夠去分散他的注意力,你可以把那個場面稍微控制住,讓他不是能夠把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他的老二上面。因為如果1號是一個比較敏感, 比較容易會射的話,那0號其實也辦法爽到啊!所以其實就是要,適時的讓他有一些事情就是分散他的注意力,

 

慾賤:對啊,分散注意力很有效。

 

男風:慾賤有遇過是不是?

 

慾賤:是我故意分散注意力。

 

男風/慾賤:(笑)

 

男風:因為你遇到的弟弟都太清純、太單純了?

 

慾賤:不是,他們都會說「不舒服嘛?怎麼還沒有好?」

 

獨孤求幹:你會希望弟弟在做愛的過程中跟你一直對話嘛?

 

慾賤:還好耶!

 

獨孤求幹:因為我獨孤求幹,我各人的經驗是對話的話會很解,就是會感覺沒有Feel,好像在演講還是上課什麼的。

 

慾賤:沒有,你不要太多,不要太多的對話,不要聊什麼等一下要買什麼菜啊,之類的,等下去吃頓飯啊,什麼的。

 

善美:可是我男朋友在幹我的時候,他就很喜歡故意講一些話,然後他會問一些問題,然後再我準備要回答的時候…

 

男風:哪一些問題?

 

善美:問題是什麼不重要,但他就是會問一些問題,然後我需要回答,他都會在我回答的時候,突然猛力幹那二三下,然後就突然看到我就是突然說不出話來,他就會覺得很開心。

 

獨孤求幹:他會邊幹邊講笑話嘛?

 

善 美:會!他會突然給你別的情緒,當你可能開始一直在笑的時候他就突然幹你幾下,很用力的幹你幾下,你就是突然嘴角就會…你的表情就會突然變的很複雜,他總 是很喜歡看我表情開始變的很複雜的時候,就是我很想要忍住那個爽的叫聲,但是我又覺得我應該要回答他剛剛問我的問題。然後我覺得那一個糾結的情緒是一種情 趣。

 

獨孤求幹:會討論社會運動嘛?

 

慾賤/男風:(笑)

 

獨孤求幹:我認真的,就是話題性會落在哪個地方。

 

善美:話題性會落在哪個地方?

 

獨孤求幹:因為我的經驗就是很少會邊做邊聊天,所以很好奇你們會聊些什麼話題。

 

善美:我其實沒有特別有映象耶,因為其實都是一些生活上很不著邊際的問題。

 

獨孤求幹:比如說,那個停車費還沒有繳。

 

慾賤:對啊!對啊!電費還沒有繳。

 

善美:他可能就是會問說「待會做完愛之後是不是我們要去外面就是…」,因為他會調酒,所以他就會說「那!做完愛之後你要喝什麼酒我調給你喝」這樣。

 

慾賤:下次你們可以一邊做一邊喝。

 

善美:哦!那我覺得可能會用的滿身都是。

 

慾賤:還不錯啊!

 

善美:他可能會在我喝的時候就是動兩下。

 

獨孤求幹:會被紅酒嗆到這樣子。

 

善美:他也可以用嘴吧喂我紅酒啊!

 

獨孤求幹:哇!慾賤你要學起來。

 

慾賤:我覺得,我們沒有試過這個之類的。

 

善美:你可以先找我試試看啊。

 

慾賤:(笑)。

 

獨孤求幹:我也可以啊。

 

慾賤:你不是有男朋友,怎麼可以亂來!

 

善美:We are open relationship.

 

慾賤:哦!你們開放式了是不是?

 

善美:對!或者你要3P也是可以的。

 

慾賤:3P,這樣會不會我也會變成0號啊!

 

(全場大笑)

 

善美:那就要看你願不願意被開發了。

 

慾賤:哦~我很怕!我有過經驗。

 

獨孤求幹:說來聽聽看。

 

慾賤:我以前交過一個是1號,然後我就當0號。我從來沒爽過,先聲明。

 

獨孤求幹:為什麼沒爽過?

 

慾賤:我感受不到,我嘗試很久了,一直嘗試,哪裡有爽,都只有痛而己。

 

獨孤求幹:那!那個對方可以形容一下嘛?你的那個男朋友。就是他是什麼樣的一個人?是熊啦?狼啦?

 

慾賤:沒有!就一般啊!我也不知道是什麼類形。

 

獨孤求幹:是異性戀轉同志嘛?

 

慾賤:不是!

 

獨孤求幹:那他是工程師還是工地工?

 

慾賤:他是~~學生!!

 

獨孤求幹:哇~~幾歲?幾歲?

 

慾賤:22

 

獨孤求幹:那時你幾歲?

 

慾賤:28吧還是29。

 

獨孤求幹:所以你被弟弟幹了。

 

慾賤:(笑)

 

獨孤求幹:他身材好嘛?

 

慾賤:還普通。

 

善美:他很會妞嘛?比你還會妞嘛?

 

慾賤:沒有,他沒有我厲害。

 

獨孤求幹:所以你是為愛反串了!

 

慾賤:對!對!對!對!沒錯!

 

獨孤求幹:他是華人還是馬來人?

 

慾賤:是台灣人啊!

 

獨孤求幹:台灣人?

 

慾賤:對,那時候還在台灣。

 

獨孤求幹:那你什麼時候會回台灣?

 

慾賤:還不知道。

 

男風:開始在登記了嘛?

 

獨孤求幹:對!可以開放…

 

慾賤:開放報名。

 

善美:喜美今天25歲可以嘛?

 

慾賤:完全吻合我的需求!

 

男風:我就知道!

 

獨孤求幹:我今年29歲可以嘛?

 

慾賤:完全吻合!

 

獨孤求幹:太好了!太好了!

 

慾賤:男風也是!

 

男風:什麼!什麼!男風怎麼樣?

 

慾賤:老實說,你不是也有當過0的經驗。

 

男風:我覺得那是一個年少不清楚,剛進入圈子的時候,然後就是遇到一個自己很喜歡的男孩子嘛。可是也只有一面之緣而已。

 

獨孤求幹:一面之緣,所以第一次見面就做了啊?

 

男風:嗯!對!然後因為那時候就是想為了得到他的歡欣,所以我就獻出去了,結果發現跟本沒有想像中那麼美好,而且他全完沒有事前的做功課,就直接進去了,痛死人了。所以對我而言完全不是件美好的事。

 

獨孤求幹:在對方家裡嘛?

 

男風:嗯!對沒錯。所以我是覺得有的時候好像會說,為了得到對方的歡欣然後傻傻的獻出自已的身體,我覺得是一件非常傻的事情

 

獨孤求幹:嗯,對!我以前也是會有這種想法,但是,我現在的想法是我就把它當成是一種運動跟互動,反正吃過之後有沒有在一起都是緣份。

 

男風:沒錯!可是就是說有時候我覺得放開心一點會比較好一點。

 

獨孤求幹:對啊,就當做是娛樂。

 

男風:對!沒錯!可是我覺得那是非常值得,很好玩的一次經驗。

 

慾賤:所以你想再試一次?

 

男風:要看自已喜歡的對象吧。

 

慾賤/男風:(笑)。

 

男風:那我覺得我們的獨孤求幹呢?

 

獨孤求幹:我啊?

 

男風:對啊!你的經驗應該還不少哦!

 

獨 孤求幹:其實我是真的做過蠻多次的,因為我最近有喜歡一個弟弟,因為我本身我的個性就是,怎麼講…我國中喜歡一個弟弟,然後我的個姓是比較偏哥,但是 那時候並沒有性的經驗,現在我遇到一個我喜歡的弟弟形,然後我就開始考慮說去買個屌環來戴你知道嘛,看有沒有機會就是跟他約看電影或什麼晚上睡他家,然後 順便可以來一砲,那我也會跟他講說,我覺得做愛是需要練習的,如果我們有機會在一起的話就是可以約做愛,我對這件事情的態度是很開放,老實講我當1號的經 驗不多,但如果他願意嘗試的話我們就可以一直練習一直練習,就把它當做是一種交流。啊!對!我要問一個問題哦,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那種經驗,就是那個屌環 啊,戴下去以後是不是會讓屌看起來比較大?

 

善美:會的。

 

慾賤:會比較持久。

 

獨孤求幹:因為我遇過一個不錯的不分弟弟,他那時候當1號,我發現他戴屌環的時候他的屌非常的持久又緊,然後我在想說戴這個的效果是不是有點類似陰莖的胸罩一樣,可以讓你的陰莖往前挺,然後可以讓你比較持久。

 

慾賤:它其實是有點讓它麻痹。

 

獨孤求幹:哦!是這樣子哦。

 

慾賤:對!對!然後你會比較沒有感覺。

 

獨孤求幹:那你挑屌環不能試戴那你都是怎麼挑選?你怎麼知道那個尺寸適合你?

 

善美:所以你可以去買那種橡皮的啊,就是他的材質有很多不同的,他有金屬是固定的那也有是橡膠,它有點樣是橡皮筋是可以申縮的,那或這你可以完全客制化的話你可以直接乾脆用繩子。

 

獨孤求幹:繩子?

 

善美:拿細的繩子就可以綁啦,就是你就可以不用擔心說這個屌環跟你的屌是不是合的啊。

 

獨孤求幹:你是說童軍繩嘛?

 

善美:比較像是鞋帶的那種粗度。

 

獨孤求幹:或是女生髮箍那種,外面一個二十塊台幣這樣子。

 

善美:我是有看過我的一位砲友,他真的就是用很像類似女生法箍的東西在綁。

 

慾賤:(大笑)

 

善美:他就像橡皮筋啊!就是繞了一圈再繞一圈這樣子,然後就緊了,

 

獨孤求幹:哇!

 

善美:因為屌環的作用,其實就是它會該血流進去之後比較流不出來,所以就是把它綁這讓它血液循環比較慢一點,那它血都集中在那邊,該它看起來比較粗比較大,那也會讓他感覺上比較不敏感。

 

獨孤求幹:原來是有這個作用。

 

善美:是的!

 

獨孤求幹:那我要趕快去買。

 

男風:我們剩下的時間不多了,但是會想請問善美哦,對任何一個0號的朋友我是覺得,當然在一個愉悅的享受的過程當中,要完全可以去操控整個情愛的部份我覺得是蠻重要的,然後對於經驗還沒有很夠的一些朋友,你有沒有一些給他們的建議呢?平常怎麼去訓練。

 

善 美:我覺得做愛是兩個人的事情,如果只有兩個人做愛,它當然是兩個人的事情,如果是三個人就是三個人的事情,那在那個過程裡面就是有很多的溝通是需要去做 的,因為,就像我也有遇過有的1號他覺得他把老二放進來0號就會爽了,但問題是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因為那其實它如果沒有適度的放鬆跟潤滑的話,它其實會 很不舒服,那所以我覺得在那個做愛的過程裡面,如果要有一個好的性愛品質,其實是需要兩個人在事前或是在做愛的過程裡面不斷的去告訴對方說我的感受是什 麼,然後哪各地方是可以再加強的,這些東西都是必需要去該彼此去知道的,這個做愛的品質才會在兩個人的期待下慢慢的改變,慢慢的變好,那接下來才會是在這 個做愛的過程裡面誰扮演的那個主導權,我覺得誰有主導權這件事情其實常在做愛的過程中常常在換來換去。因為我覺得大家在互動的時候的那種感受其實是非常你 來我往的,常常都會是我勾動這你,你勾動這我,所以那個主導權的遊戲其實是在兩個人都有默契的情況之下去慢慢的形成的。就樣我的男朋友會常常跟我說在主奴 關係裡面主常常會是一個伴演比較主動的一個角色,他說其實真的會玩調教的人其實是奴可以去控制主什麼時候會過來跟他表達說他有什麼樣的慾望,所以我覺得他 是一個一退一進的一個過程,那個主導權是在兩個人的互動裡面慢慢去形成的,而不是只有單方可以去控制這件事情,所以我覺得大家在做愛的時候是可以去慢慢去 練習怎麼樣的去表達,爽不爽,哪個姿式是不舒服,有沒有頂到點之類的這些東西。

 

男風:嗯嗯!對啊!最後有在網路上看到很多的0號朋友,他們會遇到一個很大的困境,就是說在事前清潔的一個部份,可是你怎麼知道,如果今天我臨時預到這個很喜歡的話,那我不可能在事前就先清裡好等這個人的出現啊。

 

善美:因為我自己是,如果出去外面的話,我會隨身攜帶清潔的用具,我會準備餵食用的針筒,就可以隨時清理屁屁。

 

獨孤求幹:未使用針筒?

 

善美:對!可以在西藥房買到。

 

獨孤求幹:是有針的那個嘛?

 

善美:餵食用針筒就是可以拿來餵小Baby,是那個。

 

男風:哦!真的哦!

 

善美:吃蔬菜米的那種東西,所以它前面是沒有針的,他前面有點像一個吸管的東西,那他很方便,就是你可以控制水溫,你可以控制水流的量,就是冬天跟夏天都可以讓你的屁屁很舒服。

 

獨孤求幹:你是說把他的那個@#$(沒聲音)拔掉然後插水管在那個針筒上面嘛?

 

善美:你去西藥房買餵食用針筒的時候,他就是會給你那真空,可以抽東西的那個針筒,他不會給你針啊!然後你只要有一個容器可以裝水,然後就可以用針筒把水抽進去,然後再注入你的屁屁裡面,我覺得那個清理的過程是比較方便也比較舒服的。

 

獨孤求幹:要沖幾次?

 

善美:嗯~就看你的狀況啊,看你排出來水的那個狀況來看你是不是還要多清幾次

 

獨孤求幹:那在家裡的話你是建議直接用把蓮蓬頭的頭直接拔下來這樣直接對屁股,還是也是要用針筒?

 

善 美:我現在通常都會跟我的朋友推薦就是用針筒耶,因為用蓮蓬頭就是你的溫度跟水流量其實是不好控制的。那我都會跟新手的0號說你可以去西藥房買餵食用的針 筒,這樣子的話就是清理過程可以由自己去控制水溫跟水流的速度還有力道,這樣子的話你的屁屁才不會覺得這麼不舒服,因為蓮蓬頭有的時候水流沖太快是會覺得 不舒服。

 

獨孤求幹:哇~

 

男 風:其實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學問,我覺得大家可以好好把他學下來,但是因為我們受限節目的時間,這部份我們沒有辦法花很多的時間來聊,可是搞不好哪一天 我們專門用一集的時間來清潔自己身體的部份,這也是一個自己事前的一個準備工作,然後在整個性愛的過程中才會更加的享受跟快樂。

 

獨孤求幹:善美可以常來聊聊。

 

善美:可以啊!

 

獨孤求幹:可以多來,我覺得你今天很棒。

 

善美:那慾賤要點我的台了嘛?

 

男風/獨孤求幹:(大笑)

 

男風:慾賤你還不趕快回答。節目要結束了,快!

 

慾賤:我沒有拒絶過啊。

 

男風:對~好!

 

獨孤求幹:快來台灣啊!機票我幫你出。

 

男風:有人說了哦!

 

男風/獨孤求幹:(大笑)

 

獨孤求幹:廉價航空。

 

男風:也不錯啊!

 

善美:那善美就等你了。

 

男風:然後慾賤要給我媒人婆的錢。

 

慾賤:媒人婆?

 

獨孤求幹:機票幫你出,你也要免費跟我做一次!

 

(全場大笑)

 

慾賤:不要跟我索取什麼裸照就好。

 

獨孤求幹:被仙人跳。

 

男 風:今天一個小時,真情酷兒1.0進行的單元《慾賤男風》,今希望大家喜歡今天的主題叫做操1在0,然後非常謝謝喜美出手,跟我們分享這麼多有關0號控制 1號,然後可以讓性愛過程非常娛悅的一件事情,但是我相信喜美有更多更多的經驗可以跟大家分享,我們之後會厚臉皮的會邀請他繼續跟我們分享很多很多的事 情。謝謝善美。

 

善美:好!謝謝!

 

男風:那我們的節目今天到這邊要告一段落了,久違的慾賤今天上節目還快樂吧,還不錯齁。

 

善美:有善美怎麼會不快樂呢。

 

慾賤:可能是剛剛打了一槍,所以沒什麼感覺。

 

(全場大笑)

獨孤求幹:你很賤耶。

男風:這是他的本性。

男風:謝謝大家,我也們非常謝謝聽眾朋友收聽,那今天我們節目到這邊告一段落了,那我們就下個月再見了,Bye Bye!

善美:Bye Bye!

About 慾濺

哈囉酷兒技術小咖

Check Also

黃智堅──兩個身份,一個祝福

黃智堅住在台灣,訪問他,是因為 …